驚!Half Life 系列作家釋出「第三部」故事劇情(完全翻譯)

  玩家們都知道在 Valve 出品的遊戲中,「3」這個數字簡直就是一種禁忌,從玩家們最常敲碗的《Half Life 3》,以及其他像是 Left 4 Dead 系列、Portal 系列、Team Fortress 系列,全都出到了 2 代之後就沒了下文。不過在最近 Half Life 系列的作家 Marc Laidlaw 竟似乎公開了《Half Life 3》的故事劇情,簡直教人不敢相信。

  Marc Laidlaw 最近在自己的 Blog 中發表了一篇文章「Epistle 3(書信 3)」,儘管原文信中,角色的名稱性別和 Half Life 系列的不同,但是還是逃不過玩家的法眼,將這些名稱改為遊戲內角色的正式人物名稱後,最後全文內容如下(譯):



親愛的玩家,

我希望收到這封信時你們還安好。我幾乎可以聽到你們在抱怨:「高登弗里曼,我們已經好多年沒有你的消息了!」如果你們不介意聽個藉口的話,我確實有不少藉口可說,最大的藉口大概就是我在其他維度等諸如此類的話吧,才讓我沒辦法用正常的方式與你們接觸。事實上直到十八個月以前,我經歷了重大的轉變,並再度被留在岸上。自那時起,我偶爾可以想出要如何描述這些年的最佳說法,如何陳述有關我沉寂的那些年。但我要先向各位的等待致歉,然後,就得趕快根據在我之前書信(請參考書信 2)中的描述來對那些事件進行(簡要、快速,而大概的)解釋。

在開始時,各位可能還記得我上一封書信中最後的段落,也就是伊萊凡斯的死讓我們大感震撼。該研究與舉事團隊遭到重創,沒辦法確認我們的計畫會受到多少波及,也無法確認再繼續執行計畫到底合不合理。但是,當伊萊下葬之後,我們找到了團結的力量與勇氣。他那勇敢的女兒,火爆的艾莉絲凡斯持有強大的信念,相信我們應該繼續照她父親所期望的那樣繼續。我們有北極的座標,由擔任伊萊長期助理的茱蒂絲莫斯曼博士所提供,我們相信該座標標示著消失的研究船艦北極光號。伊萊認為北極光號應該被摧毀,而不是讓它落入合成人的手中。但團隊的其他人並不同意,他們相信北極光號或許握有能使革命成功的秘密。無論如何,在我們找到那艘船之前這些爭論都沒有意義。因此,在完成凡斯博士的葬禮後,我和艾莉絲立即搭乘直升機前往北極;而更為龐大的支援團隊,主要是由民兵組成,則分批隨著我們出發。

我還是不清楚到底是甚麼擊落了我們的飛行載具。接下的數個小時裡我在寒風中走著,浪費在暴風雨中的這些時間極度模糊、難以記住更無法詮釋。我接下來能清楚記得的就是我們終於抵達了莫斯曼博士所提供的座標位置,也就是我們原以為能找到北極光號的地方。不過我們找到的是一個複雜的防禦設施,該設施有著萬惡的合成人科技的特色。環繞著一個開闊的冰原。沒有跡象顯示它停止了運作…或是一開始沒有。但當我們悄悄地滲透這合成人設施的時候,我們發現一個有週期性,奇怪而連貫的極光現象,在視線中像個巨大的全息投影一樣忽隱忽現。這奇特的現象看起來是因為合成人的巨型雷射系統而導致的,艾莉絲和我這才發覺在我們眼前的,實際上就是研究船艦北極光號本身,其存在在合成人設備的中心不斷出現與消失。外星人早已建立了場地來研究並準備在這艘船具體化的時候將它佔為己有。莫斯曼博士所提供的並不是它的所在座標,而是它預計會出現的地方。船艦在我們的現實中搖擺不定,其脈衝逐漸穩定,但沒有任何保證它可以長期融入這裡,完全沒有。我們最後決定要在它完全實體化時立即登艦。

此時我們受到了短暫的拘留,但不是像我們一開始所害怕的那樣被合成人捉到,而是被我們之前的敵人,狡猾的瓦勒斯布林的爪牙所抓。布林博士和我們之前看到的模樣不大一樣,也就是說,他還是沒死。在某個時間點,合成人保存了他意識中較早的版本,讓他得以超越肉體的死亡,他們將他的人格備份存入一個類似巨大蛞蝓的生物容器中。這個蛞蝓版的布林,儘管在合成人的階級制度中佔有相對有力的位置,在面對我的時候看起來還是有些緊張和害怕。瓦勒斯並不知道他之前的化身,也就是原版的布林博士已經死了。他只知道我很重要。因此蛞蝓非常謹慎地對待我們。然而,他很快就招供(永遠都沒辦法長時間保持安靜)他自己是合成人的俘虜。對於他現在成為這樣怪異的存在他一點都不高興,還求我們了結他的生命。艾莉絲認為一死了之太便宜瓦勒斯布林,但對我來說,我只感到一點點的憐憫與同情。在艾莉絲沒注意的時候,我可能已經在我們繼續之前就先加速了蛞蝓的死亡。

在我們被布林博士扣留後沒多久,就發現茱蒂絲莫斯曼被關在合成人的審問室裡。可想而知茱蒂絲和艾莉絲之間的關係頓時緊張起來。艾莉絲怪罪茱蒂絲害死了她的父親…而當茱蒂絲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則大為震驚。茱蒂絲試著說服艾莉絲關於她曾作為雙重間諜為反抗勢力效力的事,並只進行伊萊要求的任務,即使她知道這可能會讓她被她的同儕——被我們所有人——視為叛徒。我被說服了;艾莉絲則有點不願意相信。但以實際的觀點來看,我們必須仰賴莫斯曼博士的能力;在北極光號的座標之後,她掌握了關鍵的共鳴點,能讓北極光號完全出現在我們存在的平面。

我們和一群保護著一個合成人研究設施的合成人士兵交戰,接著莫斯曼博士同步了北極光號的頻率好讓它和我們存在的空間進入(短暫)的一致性。在這極短的時間內,我們登上了船艦,後方還有數不清的合成人特工。這艘船只維持了短暫的一致,接著便回到原先的震盪。我們的軍事支援沒能趕上登艦,在他們抵達並加入合成人戰爭時,我們已在數個宇宙間反彈,再一次地起錨。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才更難解釋。艾莉絲凡斯、莫斯曼博士和我尋找著這艘船的控制方法,也就是它的動力來源、控制室、導航中心。這艘船的經歷被證實是非線性的。數年前,當合成人入侵的時候,早期科學團隊的數名成員,正在進行一個停靠在密西根州光圈科技研究設施旱塢的船艦的船體建造工作,組成了他們稱之為自舉設備的裝置。倘若它能如預期般運作,它能發出一個大到足以環繞船體的力場。這個力場就可以在不需要包覆空間之間的情況下立即性地移動到任何指定的目的地。不用建立入口與出口,或是其他任何的設備;完全獨立的移動方式。不幸的是,這個裝置從來沒被測試過。而當合成人為地球帶來七小時戰役的時候,外星人們控制了我們最重要的研究設施。北極光號的船員們,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為了讓這艘船不落入合成人手中,絕望地進行了啟動。而力場的啟動將北極光號扔到了他們能鎖定的最遠目標地點:北極。但他們沒想到自舉設備不僅可以在空間中移動,也能在時間中移動。而且更不限於一個時間或是一個地點。北極光號,在它啟動之後,就被延伸超越了時空,存在於幾乎被遺忘的七小時戰役中的休倫湖以及今日的北極之間;它像彈力帶一樣被拉得緊,並擺盪不定,除了在它的範圍裡可以找到特定的靜止點,就像是擺盪中的吉他弦的諧波。這些諧波的其中之一就是我們登艦的地方,但是弦會在空間和時間中來回跑,我們很快就會被延伸到每個方位。

時間越發令人混亂。從艦橋看來,我們可以看見瞬間移動時的光圈科技的旱塢,也就是合成人從陸、海、空入侵的時候。同一時間,我們還可以看到北極的荒原,我們的朋友們正試圖殺出一條通往變幻莫測的北極光號的道路;另外,還能瞥見其他的世界,有些可能是來自於未來,或甚至是過去。艾莉絲對此感到困惑,我們看見了一個合成人用來入侵其他世界——像是我們的世界——的中央集結區域。同時被合成人軍隊所逼,我們還在船艦的各處進行游擊戰。我們奮力想要弄清楚自己的情勢,並定出行動方案。我們可以變更北極光號的航道嗎?我們該讓它在北極擱淺,讓我們的同伴可以研究嗎?我們該讓船上的所有人,包括我們和船體一同被摧毀嗎?在這如同泡泡一樣穿過整個船體,難以理解、似是而非的時間迴圈中,根本不可能保有一致的想法。在那已經成為半艘幽靈船的船上、半個夢魘的遊樂園中,面對無數個版本的我們,我覺得我快要發瘋了,我們全都一樣。

總而言之,在最後,是一個選擇。茱蒂絲莫斯曼合理地爭論著我們應該要保住北極光號並將它送到反抗軍手中,好讓我們聰明的夥伴們可以研究並駕馭它的力量。但是艾莉絲提醒我已經對她發過誓要遵守她父親的願望將船摧毀。她提出了一個計劃要讓北極光號航向合成人侵略節點的中心,並設定讓它自我毀滅。茱蒂絲和艾莉絲爭吵不休。茱蒂絲制伏了艾莉絲並將她帶到了北極光號的一處,準備要關閉自舉設備讓北極光號停在冰上。接著我聽到了槍聲,茱蒂絲應聲倒地。艾莉絲,或者該說她的武器為我們做了決定。隨著莫斯曼博士的死,我們決定要進行自殺式的賭局。絕望中,艾莉絲和我為北極光號進行武裝,製作了一個時空旅行飛彈,並將它鎖定在合成人指揮中心的核心地帶。

此時,就像你們肯定不會感到驚訝一樣,一個絕對險惡的人物出現了,以一個諷刺的騙徒的形式出現,他正是 G-Man。這次他不是為我而來,而是為艾莉絲凡斯。艾莉絲自孩童時期就沒看過她那神秘的導師,但她立即就認出這名男子,G-Man 說道:「過來我這裡吧,我們還有些事情要做。」艾莉絲默許了。她跟著那陌生的灰衣男人離開了北極光號,離開了我的現實當中。對於我,則沒有什麼開著的方便大門;只有一個竊笑和一眼瞥視。我獨自被留下,駕駛著武裝化的研究船艦駛入合成人世界的中心。一道巨大的光芒閃耀。我捕捉到了一個輝煌閃閃的戴森球中的宇宙視野。合成人勢力的龐大、我們掙扎的無用,在我的意識中簡要地綻放著。我看見了一切。更主要的是我看見了北極光號,我們最強大的武器,在它自我爆炸時連燃燒的火柴頭都會比它顯眼,至於我則會連那一點點存在都不剩。

忽然,你們應該已經預見了,弗地崗人打開了現實的格子簾幕,如同在先前的場面一樣出現,將我拉出,並把我安頓好。我幾乎都可以看到煙火秀開始了呢。

最後就這樣。我在岸邊述說著自己的回歸。就我所知這趟返回陸地的過程可是非常迂迴,看到地貌有如此大的改變也讓我很驚訝。時間已經過太多,很少人記得我,或記得我最後一次說過什麼話,或是記得我們希望達成的目標。此時此刻,在沒有我的貢獻下,反抗軍已經失敗或成功了。老朋友都不說話了,或是紛紛放棄了。我已經認不得研究團隊的多數成員,雖然我相信反抗的精神仍在。比起我那適當的行動方針,我期望你們能了解更多,我將剩下的交給你們。我不會再為這些事情發送信件了;這是我最後的書信。

你在無窮定局裡的,

高登弗里曼,Ph.D.

想獲得第一手電玩情報?快來追蹤電玩迷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
活在虛擬世界中的現實世界人物,滾開啦!現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