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Wonder Woman 1984》獻給世界的溫暖關懷 更是我們最需要的聖誕禮物

原文連結

作者臉書專頁

懇請支持~

在這個各種意義上的寒冬中,《神力女超人1984》絕對是這個世界最好的聖誕禮物。當然我們不能忘記《天能》的身先士卒,這也是一部在2020年這個時空背景下,試圖挽救電影產業,且本身具有科幻高概念的傑作,只不過《神力女超人1984》在這個時局和剛好挪移到的聖誕佳節檔期,或許更具有撫慰人心的功用。

編導Patty Jenkins很想透過1980年代的歷史脈動,來和現代許多依然未解的問題呼應及示警,同時也希望藉由嚐盡世間冷暖和生離死別的Diana角度,當她置身在這個看似美好卻逐步邁向瘋狂崩潰邊緣的的時代,如何放下過去的心結,進而能夠真正擁抱自己內心的創傷以及這個世界。

雖然平常光鮮亮麗的穿梭在博物館之中做研究,不時以神力女超人之姿行俠仗義,但卻無法填補她心中永遠失去的那一塊。就算Steve當年沒有犧牲,也不太可能與長生不老的她真的長相廝守。但無論如何,當她手握著那塊當時還不明真假的許願石,心中所能想到最強烈的願望,就是希望Steve能夠回到自己身邊。之後就算明白許願石將造成難以想像的危機,也不願意放棄這個失而復得的幸福。即便擁有無上的神威,依然對於某些事情無能為力。即便身為英雄,也還是有著自私任性的脆弱一面。

某方面來說,莫名其妙死而復生的Steve也算是實現了他當年犧牲之前所說的「希望我們還有更多時間」之願,獲得了一小段能夠再和Diana相處的快樂日子,雖然拖著一副可憐工程師的軀體,也要英勇的在敵人的裝甲車上出生入死,拯救陷入苦戰的愛人。雖然不免再次遇到別離的命運、雖然不知道哪一次更為心痛,但至少,上次沒能好好說出的告白與道別,這次終於可以表達出來了。而Steve身為凡人,其高風亮節真的是令人心服口服。他大可以繼續待在被他奪舍來的肉體裡和Diana雙宿雙飛,但卻在明白了許願石的機制之後,毫不猶豫的要Diana放棄自己。但這背後的原因當然也是悲傷的,畢竟,Steve本來就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或許打從一開始,這個Steve就不是真正的Steve,雖然看似靈魂回來了,但也可能一切只不過是Diana願望的投射罷了。

這就又得說回許願石的設定。其實演了略嫌冗長的一大套之後,觀眾才終於勉強清楚了整場邪神惡作劇的運作機制。雖然還是有著相當多難以自圓其說、模稜兩可的部分,畢竟願望是一個不好精確呈現、又很危險的東西,而西方的神話力量往往又只會跟「話語」或「文字」的指涉概念有關,比方說「觸碰」的概念,就算是電視直播也算數。本以為或許會採取跟《Fate》系列中聖杯的方式,我願望是幫你達成了,但卻是用一種扭曲的方式達成。但看起來似乎這個許願石的力量是浮動與隨便的,彷彿也反映出了背後這位邪神的個性。祂沒有要直接毀滅文明或人類,甚至對於結果也漫不在乎,連撤銷願望的方式與標準都很隨興,沒有設下更多刁難,純粹只在於許願者的一念之間,相當乾脆。

也正因為這許願的機制看起來雖然單純但隨便,編導必須花上好大一番功夫才讓我們終於搞懂了Maxwell大致上在幹嘛。喔,原來會有相對應但未知的代價,喔,原來Maxwell可以等價交換一個願望應許在自己身上。然後關鍵的解決方式則是透過更為神來一筆的「剛好住在我家巷口的馬雅人」來提供「歷史古文獻」。事實上,整部電影這種「突然冒出來」或「事後推敲才能得知的設定」狀況是有一點太多,包括Diana的隱形魔法、黃金盔甲和美國的無線電波塔等,這也暴露出了《神力女超人1984》的某些問題。它想探討的議題看似單純,但其實並沒有將這些實際上不太一樣的概念劃分清楚。比如「慾望」跟「謊言」似乎並不能等而視之,而電影將這兩者牽扯在一起的邏輯大致上是:因為無止盡的慾望,導致人們尋求捷徑,只要簡單的許個願、或著不需要付出什麼,即可達成自己心之所向。但用這種方式所取得的成功或勝利,並不是「真實」的。而既然並不是真實的,那這就是一個「謊言」,而謊言不會成就真正的英雄,抄捷徑的勝利不是成功。它必須繞這麼一大圈,才能夠讓Diana在最後的演說中去闡述一篇大道理,也就造成了這些台詞與價值觀並不那麼的洗鍊扼要,反而略顯肥大囉嗦,陳舊的說教感也揮之不去。我們知道女神長篇大論的道理,但卻記不起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只記得這時候配樂響起的是《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描寫蝙蝠俠失親陰影的主題,讓配樂來拯救全場。

而危機的解除則是所有人良心發現,或著因為不堪的代價,而紛紛撤回願望。這種解決危機的方式一定程度上讓人想到了《黑暗騎士》對人性光明面的信心,不過《神力女超人1984》的處理基本上已經完全偏向「童話故事」了。雖然超級英雄電影本質上的確帶有部分浪漫童話的色彩,但從許願的機制開始,就幾乎注定本片無法處理更多邏輯或哲理探討上的可能。比如說,呃,如果當下有個白目直接許願世界毀滅該怎麼辦呢?如果許願真的沒有任何代價呢?現實中以捷徑取得成功者眾,他們實際上也並沒有真的失去什麼啊?

在續集主導權更多更重的Patty Jenkins很大幅度的放入自己的個人價值觀,藉由1980年代那個一切看似很美好、處處充滿了希望,但卻暗潮洶湧、埋下未來資本主義、資源危機和物慾無限擴張種子的時代,來向世人發出自己的提醒與關懷。但太過用力的狀態下,反而無暇將細節處理得更好,看起來像是,我有好幾個很棒的想法或漂亮的鏡頭,但卻缺乏把這些素材有效連接起來的黏著劑。

不過幸好,就算觀眾可能無法被導演說服,但至少或許還是能夠被Gal Gadot燦爛的笑容折服。導演還是很懂得如何展現Gal Gadot每一個動作的力與美,而Gal Gadot的演技也的確有所進步,雖然在Chris Pine面前還是顯得呆版,不過兩人的化學反應一樣好,而再次的離別戲更是高明。Diana藉由許願將愛人帶回了人世間,但卻又不得不親手將他送回天堂。那個狠下心吻別後奔離,一邊哭喊撤回願望的安排真的是太令人心碎,後來傷痕的恢復也同時象徵著神力的歸來以及當時沒能好好道別的遺憾獲得了些許的彌補,讓她獲得了在天空中翱翔的能力,也是一種心境的提升與釋放。

Pedro Pascal的演技也真的是將Maxwell這個角色詮釋的令人信服,把很多看起來很蠢的畫面和台詞硬是演的煞有其事,而Maxwell也的確是不同以往超級英雄電影的反派,雖然跟英雄相比,手無縛雞之力,但當他可以操弄全世界的慾望的時候,強如神力女超人也是束手無策,並不是一位單純靠拳頭就可以戰勝的對手,但也因為這樣,這個角色的收尾也是略顯突兀跟草率。或許最後也可以說是他兒子的夢想成真了吧,畢竟Maxwell在Diana讓他在親人安危與瘋狂的慾望之間抉擇時,馬上主動放棄了所有願望,應該也就包括了他「希望成為許願石本身」的願望,等於他才是那位真正拯救世界的人,而兒子之前曾許願要Maxwell成為「偉大的人」,某程度上也是應驗了這個因為兒子對父親的愛而誕生的願望。雖然他的行為在電影中的確是有一段混亂的語焉不詳,可能是因為自己長年的壓力和慾望、兒子的期待、邪神的影響等等,但事後推敲還是可以想通個大概,倒也無礙電影理念的傳達。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常看到Kristen Wiig演這種缺乏自信的邊緣呆萌角色,當然她的表現也一如既往的穩定,使壞的表情也令人驚豔,一直到白宮大戰結束,都還在可以理解的範圍內。但問題就在於,因為她演出的是「豹女」,所以她勢必得變身成豹女,但從頭到尾以她對外表和社交的自卑和對Diana的羨慕來塑造這個角色時,當她突然口吐「我要成為頂級掠食者」然後Maxwell也突然福至心靈的說要把全世界人類的勇氣和憤怒之類的灌功給她,這變身過程真的是太缺乏說服力了,縱使前面給她再多豹的標本暗示、喜歡豹紋和皮毛,這「豹女」真的是太過莫名其妙。而且反派主軸其實聚焦在Maxwell的瘋狂執念上,豹女對於劇情的影響可以說是零,她找資料的任務隨便派給一個路人做也可以。Diana和她之間的對手戲也是有點謎樣,公園的拯救太巧合、只吃過一頓飯的普通交情、突然在Barbara面前也不隱藏真實身分等等,都讓豹女這個角色變得有些可惜。Patty Jenkins當然想藉由Barbara來伸張一些女權的議題,包括女性如何以外表來獲得自信甚至社會的注目、職場對女性的不友善等。也很平衡地讓她不只是被男性瞧不起,連黑人女主管都對她視而不見。而像Barbara那樣一味追求外表、強權和地位其實也不是正途,真正該擁抱和發揚的,其實還是不分男女性別的善良人性。只是這份說教的工作丟給了外貌事業血統真的是人生勝利組的Diana來做,某程度上依然是對Barbara的嘲諷,也難怪她無法接受。

但即便是光鮮亮麗的Diana也有她無能為力的事,也有她自己的煩惱和痛苦。她把對Steve的私情轉化為對世人的大愛、Bruce Wayne把童年慘劇的創傷和憎恨轉化成為地下義俠的動力、超人也將養父母放自己身上的愛和對女友的愛轉為保護地球的大愛。英雄們都有感情、都有自己脆弱的地方,但他們強大的理由並不真的只是因為他們天賦異稟、身具異能,而是克服傷痛重新站起來,並且將自己曾經獲得的溫暖,也無私地分享給全世界。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各種意義上的寒冬中,《神力女超人1984》是我們最需要的聖誕禮物。不只是電影中滿溢出來的心靈雞湯正能量在提點我們人性的良善,光是片頭天堂島的壯麗和Hans Zimmer終於認真起來的神配樂,也都在提醒我們「電影」這個東西有多美好,還能夠進電影院欣賞這樣一部年度大片又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本站 MeWe Page - Apple User Club 正式成立!網站、FB 不會說的內容都會在 MeWe 說!

限免已完結?不想錯過重大限免應用,可下載《限時情報王》 App 或以 Telegram 追蹤 NewMobilelife 頻道
Total
6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