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牠:第二章》只是遺忘,不代表真的長大

原文出處

作者臉書專頁



 

只要抓緊小眾的市場,雖然票房不一定很高,但因為成本極低,恐怖片在好萊塢幾乎一直是個穩賺不賠的好事業,還可以讓新手導演練功發揮創意,何樂不為?

 

但是能把恐怖片拍出大片的格局和淋漓盡致的爽感,近年來還是只有《厲陰宅》系列跟《牠》屬於箇中翹楚。

 

改編自史蒂芬金小說的《牠》,帶著大家重返80年代青少年成長冒險片型,但正值青春花樣年華的主角們當然不會這麼好過,他們不僅得面對自己的心魔和恐懼,還必須和可怕的跳舞小丑Pennywise戰鬥,才能拯救家鄉小鎮與自己。

經過27年一輪的週期,「牠」又再次回來肆虐德瑞鎮,當年誓言將重返故鄉對決Pennywise的「魯蛇俱樂部」是否真的會重聚一堂,以永誌不渝的友情再次戰勝來自異空間的邪魔?

 

長大成人的「魯蛇俱樂部」成員們以星光熠熠的陣容重返《牠:第二章》,場面規模也變得更加豐富盛大,不論是演員卡司還是經費成本都是恐怖電影的嶄新里程碑,幾乎是一級大片的製作規模。

 

雖然原著本來就是以成人、童年兩大時期交錯下去寫作敘事,但只擷取童年篇章的第一集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很完整的成長故事。《牠:第二章》讓主角群回到德瑞小鎮,與自己的兒時夢靨重新相遇,不免有些許重複拖沓之感。這群後來一點都不魯蛇、各自在不同領域功成名就的主角們,其實內心深處依然埋藏著當年來自德瑞鎮的童年創傷,即便因為「牠」的詛咒,導致他們對於童年時期的事情逐漸淡忘,但也可以看到他們持續被壓抑的自我,以及如何影響到他們現在的人生,內心深處他們依然都還是當年的那個小孩,這些傷痕就像是他們當年立誓的掌心疤痕,不是遠離了家鄉、一切遺忘了就都沒事。雖然他們多了20幾年的人生歷練,但卻又覺得似乎這幾十年的經歷只讓他們擁有表面上的改變,實際上沒有本質上的長進,每個人還是多少為過去的心魔糾纏,27年前的那個小孩被困在長大成人的軀殼當中,始終得不到真正的自由與放下。

回到德瑞鎮的他們,似乎也僅只有在德瑞鎮的生活才是最刻骨銘心的印記,彷彿這27年來的人生、成就、家庭、婚姻,對他們來說都是白活一場。他們雖然人是離開了德瑞鎮,連記憶都淡忘了,但心靈卻跟著小丑的詛咒,禁錮在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故鄉。德瑞鎮看似民風純樸,風景清幽,但地底下卻埋藏著萬年道行的邪惡妖物,主角群們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真正的靈魂也被埋在德瑞鎮的地底下。

《牠:第二章》挾著首集大成功的氣勢,在這年頭罕見的任性做自己,開場事件之後就故意幽了作家、觀眾和片商一默,產生有趣的後設概念。之後也穩健地透過找尋記憶、信物祭品的橋段紮實的鋪陳角色的內心世界和再次面對噩夢的心境變化,在在與首集緊密聯繫且互文。但吃虧的地方剛好也是因為第一集的完整度太高,導致這批成年人主角再次經歷兒時回憶的時候感覺只是把第一集的創傷用成年人演員重新演繹一遍,多多少少有一點「我已經看過了啊」的不耐。明知道原著就是這麼寫,但卻微妙的產生了「狗尾續貂」感。但這樣說也是有失公允,就好像《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和《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基本上可以算做一部電影一樣。如果上下兩部電影能夠重新剪輯而成一部大約四個半小時左右的大電影,從成年人的角度開始出發去倒述,或許可以讓節奏變得更加緊湊順暢。

 

只有勇敢面對塵封的過去,讓過往的恐懼不再只是恐懼,才能夠治癒心中的傷痕。長大,從來不是因為可以遺忘,而是為了回頭戰勝過去,活出全新的自己。雖然故事如果只停留在成長的苦澀也是一種美好,但以變老之後的另一種角度去剖析成長的概念結構,當然也可以是另一種圓滿,也或許是真正意義上的「長大成人」。

 

「你們都長大了呢。」

 

自此,「魯蛇俱樂部」才終於真正的長大了。

不曉得這個結局大家滿不滿意、喜不喜歡?

 

骨董店老闆啊,你也知道大家喜歡你的書,但通常不愛那些可怕的黑暗結局齁。

 

不過還是想問一下啦,所以那些失蹤人口以及不幸死在地底的Eddie到底應該怎麼跟家人交代呢?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