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獅子王》寫實化的兩面刃

原文連結

作者臉書專頁



好啦,事到如今,也不用再去討論迪士尼到底有沒有必要將過去的經典動畫翻拍成一連串的真人寫實化電影,不論評價高低,至少就話題性與白花花的鈔票來說,米老鼠擺明了就是要繼續這套策略,榨乾旗下擁有的IP價值。而我們這些嗤之以鼻、不以為然的酸民,最後還是會為了思古幽情與一探究竟,乖乖地買票進戲院。

 

其實只要片頭那與25年前一樣波瀾壯闊的非洲詠嘆破空而出,或許什麼都無所謂了。

如同Hans Zimmer彷彿只是將當年資料庫中音樂檔案拿出來重新調整一下就上場,整部真「人」電影版《獅子王》可說是近年來迪士尼這波寫實化改編當中,改變幅度最小、最忠於原作的。也彷彿最近不少過去的遊戲大作紛紛玩起「重製」,將畫面用最新技術引擎升級,這次《獅子王》也只是像是將畫面全面翻新,以最頂尖的擬真技術,把非洲草原的壯麗景象和飛禽走獸栩栩如生地呈現在觀眾面前,一度以為自己是在看動物星球或國家地理頻道,差點以為辛巴只是一頭間諜幼獅。許多場景以擬真視效表現出來的效果的確是瞠目結舌,動作場面和配樂的力道也更加沉猛。但整體來說,寫實化的呈現方式並沒有為這部動畫帶來更多的感動。精緻的視覺效果是優點,但同時也是決定性的缺點。

 

因為擬真的關係,動物的表情不會有太多生動的變化。在原作中許多浮誇的表現手法、繽紛色彩和肢體動作,到了新版當中就只能被箝制住而無法發揮,讓新版《獅子王》更仰賴「聲音」和「編排」的發揮。這個問題其實在其他真人化電影當中也有。因為媒介的不同,真人電影的安排實在不太能夠像動畫一般絢爛誇張。

當然,Hans Zimmer的經典配樂不管再過多少年都還是很管用,但配音的表現因為原作的高標,頂多只能算是持平。某程度上,新版《獅子王》其實更像是在看「布袋戲」。沒有表情的木偶,只能依靠不同於一般說話的配音抑揚頓挫和誇大的肢體動作。無法以臉部表達喜怒哀樂的野獸,理當也要有更豐富的聲音表現和肢體語言。無意貴古賤今,詮釋新版刀疤的Chiwetel Ejiofor比舊版多了些魅惑,但他本身並不以「嗓音」見長,其標誌性實在遠不如當年磁性沉厚,可陰狠可霸氣的Jeremy Iron。或許也因為這樣,新版電影將專屬於刀疤的曲目大幅刪改成如今的模樣,以避其鋒。而肢體語言方面,角色動作的輕盈感會讓電腦動畫感嶄露無遺,又跟「寫實化」的方針牴觸,在打造新版本的策略上顯得進退兩難,雖有得,但更有失。

 

比起其他真人化電影,在既有大綱下因應時代變化試圖合理化許多情節,《獅子王》的劇本甚至台詞都沒有明顯的變動,頂多將母獅群如娜娜、莎拉碧改得更加自主,就算沒有辛巴的到來,一樣會群起反抗,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把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改成了,呃,下午?喔對了,辛巴鬃毛的飛舞旅程也更符合所謂的「生生不息」了。

但某些或許過了25年之後想要看到的補充說明,包括刀疤個人的描寫、更有腦的謀略或暴政、多元成家並實質將辛巴養大的丁滿澎澎的新詮釋,通通都沒有增加進去。當然也或許有更多觀眾一點都不想要看到改變或新增,畢竟寫實化的畫面改變就已經夠衝擊了,而其他真人電影中的改編也不見得盡如人意,或許什麼都不動,就是最好的方法。而這也是迪士尼這波真人改編電影的父子騎驢困境,改或不改,都有人不滿意。都不改嘛,說你複製貼上,了無新意。改得多了,又是刻意為之,斧鑿痕跡過深。當然這也可能跟劇組團隊的功力深淺有很大的關係,不過無論如何,改或不改,都有一定的風險得承擔。

 

以這角度來看,或許迪士尼改編這一連串經典動畫之舉,其實並不是保守,而是極具冒險精神的開創?

到底是最成功還是最失敗的策略,撇除掉豐厚的經濟收益,就讓生生不息的生命循環來證明吧。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