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溫子仁恐怖片《哭泣的女人》為誰而哭?

在漫威電影宇宙席捲全球之後,誰能想到目前最成功的共同電影宇宙,竟然是「《厲陰宅》宇宙」呢?但說到漫威電影為人詬病的「公式化」,恐怕《厲陰宅》宇宙也不惶多讓,甚至猶有過之。

繼《鬼修女》之後,《哭泣的女人》基本上是一部跟前作比較沒有關聯的獨立作品,只有曾經和Annabelle交手過的教會神父出場,但也基本上依循著往例,先介紹一個看似和樂但實際上總會有些不好說的問題家庭出場,或著發現某些超自然的神祕案件,片中主角不小心惹上邪魔登門,最後只好求助專業人員前來處理,最後或許可喜可賀的解決事件,但總是有一抹無法消彌的陰霾,靜靜地等待著續集的開拍。



撇除溫子仁親自出馬的兩部《厲陰宅》的確是佳作之外,其餘他老兄只是出任監製的電影多半都只是維持系列話題熱度、蹭著《厲陰宅》招牌或著根本只是培育新秀的目的,品質參差不齊,完成度也有所不及,彷彿隔靴抓癢,沒有太多爽度可言。

 

但這系列還是有在進步。《安娜貝爾:造孽》情感表現和宿命感就比首集要好些,《鬼修女》故事雖然單薄的可以,人物也莫名其妙,不過至少可以找出一小段屬於它的光榮時刻。來到據說會接下《厲陰宅3》導筒的導演Michael Chaves初試身手的《哭泣的女人》,雖然獨立程度最高,但某程度上也是繼承《厲陰宅》血統最多的一部作品。

本次的「反派」總算不再是那些絕對邪惡的魔鬼惡靈。這些惡靈強悍歸強悍,但拆穿真面目之後,說祂們「只不過」是某某神經病從地獄召喚出來的邪靈之類,無意義的使壞往往會令劇情有些義興闌珊,對片中人物的考驗似乎都只剩下了單純的信仰堅定,有沒有辦法緊握十字架,堅持把聖經念完。

 

 

《哭泣的女人》終於給了作祟的邪魔一個悽慘的身世,不再只是單純地被某位來路不明的魔神附身,而是來自墨西哥鄉野傳說,雖然劇中畢竟還是砍了有關種族階級相關的背景,但也更能聚焦在心碎的妻子與母親身上,而實際上為La Llorona提出控訴的,則是本次事件中喪夫的Anna和喪子的Anck-Su-Namun……我是說,Patricia。這兩位單親家庭的母親在片中都為了孩子堅強奮戰,而前來掠奪無辜孩童性命的La Llorona,猙獰臉孔上兩行焦油般淚痕則彷彿為這些苦命的女人而流,姑且不論為什麼她自己親手掐死孩子,後悔莫及自盡之後,想著的卻是要害死別人的孩子。只能說,妒恨交織之下本就難以常理度之,更何況她也已經是超脫常理之外的……存在。

 

雖然《哭泣的女人》多少也想藉由這兩位女性面臨的困境來傳達些什麼,尤其其中一位還是「我關心別人,那誰來關心我?」的社工,但《哭泣的女人》畢竟還是將「惡」視之為一個外來的強大力量,與角色遭遇與精神狀態的隱喻連結較少,不像《鬼敲門》,衝突癥結點畢竟還是來自於崩潰的心靈。

 

La Llorona因為男孩遞給她項鍊的舉動喚醒了她原本的善良,直到她看到了自己妒恨攻心而大變的面容,這段安排雖然並非是Rafael所認為擊退La Llorona的關鍵之舉,但卻是讓La Llorona真正也成為一個「角色」的傑出安排,而不只是單純來嚇人的惡靈而已。

而做為一個惡靈,La Llorona的弱點其實還不少。不管是後來才突然補上的火木,或著其實只要用釘子把門釘住就足以防禦的奇妙設定(但有時候她又可以瞬間移動或著以深厚魔功震開門鎖,這真是奇哉怪也)。說到殺人的效率,明明都已經用九陰白骨爪抓住,但小朋友一個揮手,還是可以逃離掌握,然後就,翩然消失不再追擊。而且明明白天就在作祟,卻還是挑了晚上過來玩,連淹死一個小女生都辦不到,你看《驚聲尖叫》型的連續殺人魔只要拿把刀子就可以擁有一堆擊殺數了啊。反倒是Patricia手上的那把槍,或許才是片中殺傷力最強的存在。

當然我們都知道,有時候真的不要以太有系統的邏輯去研究這些「設定」,恐怖片中的邪靈所擁有的心情或強弱特性,往往也只是為了服務驚悚氣氛的堆積罷了。

 

至少本片沒有犯下《鬼修女》的大錯,前來助陣的薩滿Rafael的確還蠻罩的,多少營造出了正邪對峙的張力,他某些手段也足以令人感受到他為何會離開教會。不過本片故事依然還是偏薄弱,都有著勉強把一個小故事延伸成一個半小時片長的問題,嚇人手法也有種好像還沒出盡全力,留待《厲陰宅3》再來給你看個過癮之感。

還是好希望溫子仁可以回來拍攝《厲陰宅3》啊。不過在這之前,我已經開始期待「早該這樣拍」,據說會描述祂老人家在華倫夫婦家收藏庫中搗蛋的《安娜貝爾3》了。

原文連結

臉書專頁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