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我們》他們就是我們

喜劇出身的Jordan Peele,憑藉2017的《逃出絕命鎮》,首次執導電影長片就一鳴驚人。Jordan Peele用他敏銳的社會觀察力和獨特幽默感,打造出了一齣絕妙混搭的黑色幽默恐怖喜劇。雖然講的是種族歧視的老梗議題,但腳步卻走得很當代,不再只是「備受壓迫、發憤反抗」這種已經落後不知幾年的平面。新作《我們》看起來同樣是走恐怖路線,但相信大家期待的都是他能夠在電影當中傳達什麼深刻的議題和隱喻。

《我們》的鏡頭語言和驚悚手法其實是比《逃出絕命鎮》更加成熟了一點,對於節奏緊張和舒緩的控制也更見流暢,娛樂性也更高,不論是在恐怖感的經營還是黑色幽默的爆發,或許流俗了一些,但應該是比《逃出絕命鎮》來說更貼近了主流商業片的模式,對大眾來說,更像是一部可以讓恐怖片影迷在周末紓壓的好選擇,但其中還是有好幾段精彩的攝影剪輯美感都超過了一般所謂的驚悚片,當然,還有Jordan Peele自己滿滿的觀點與想法。



只不過,同樣比起《逃出絕命鎮》,《我們》的議題比較空泛,反而不像《逃出絕命鎮》這麼單純與深入。跳脫了種族議題當然是一種驚喜,但想隱喻的東西太多,貌似什麼都想要沾一些,只重氣氛和象徵,幾乎把實際的設定細節拋在腦後,再加上過於開放的演出與誇飾,雖然相信Jordan Peele絕對有自己心中的一套答案,但這部電影其實也相當仰賴觀眾自己的聯想能力,這堆符號象徵端看觀眾自己想到什麼,它就可以是什麼,而且怎麼說,似乎都有其道理,沒有標準的解答或分析。

 

打從一開始令人驚豔的片頭曲,搭配上一成不變、緩緩拉遠的成排兔籠和「教室」場景,當然是藉由繁殖力強的兔子隱喻貧窮中下階層旺盛的「生產力」、被困在籠子中圈養和教室當然是諷刺教育的僵化以及在這個現代,人人都有如身處囹圄而不自知,這些當然也透過後面的故事一一的揭示。

來到海邊度假卻還是滿心只想要上網、被物質生活牽著走的中產階級、受到電視廣告控制而跑去海邊度假區、甚至連復仇大計也只是重現了華而不實,其實沒什麼實質幫助和意義的「手牽手護美國」、還順便諷刺了矯枉過正仇視富人的正義魔人、政府在地底下大興土木,從事恐怖實驗只是為了掌控民眾而試圖透過分身來控制本尊等等。對於專業的重度影迷,或許連剪刀、紅衣打扮、或著更多蛛絲馬跡、枝微末節,都可以找到自己一套有趣的理論,某程度也和去年的話題歌曲【This is America】相互輝映。

而主線的身份互換,透露出的也是某種自我認同的恐懼和階級差異,以及所謂「分身靈」、類似「乞丐王子」甚至「藏鏡人與史艷文」等,明明是差不多的個體,卻因為身處的環境不同而擁有了天差地遠的命運。這個轉折比起其他的開放式隱喻來說,力道就比較尷尬和微妙了。雖然雙人舞的氣氛很棒,但是對於敏銳些的觀眾來說,這個所謂的逆轉結局基本上是可以意料的,但因為類似套路很平常,說不上有什麼驚奇,但如果不埋下這個逆轉,卻又好像過於平淡,導致這個逆轉安排成為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那或許還不如讓它也導向開放式結局的暗示,讓大家去猜想當年兩人到底是不是互換了身份。

 

而個人認為,最恐怖的,倒還不在於這群從地底下傾巢而出、口不能言、與本尊僅有些許靈魂連結,僅憑著本能殘殺的「他們」,而是活在這個政府失能、媒體失序、教育僵化、速食娛樂和無用洗腦資訊滿天飛、垃圾食物的資本主義以及集體失智時代的「我們」,其實就是「他們」呢?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