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葉問外傳:張天志》只是需要有個人來打惡棍

不讓好萊塢的超級英雄專美於前,由甄子丹詮釋的詠春拳宗師葉問不僅為他個人帶來事業高峰,也為香港「功夫片」再次注入一股活水,還就此帶來了「葉問宇宙」。先不論王家衛那在更早之前就細細打磨的《一代宗師》,不僅甄子丹的葉問系列硬生生拍了三集,還有不知道哪個平行世界的《葉問前傳》跟《終極一戰》。而說到平行世界,所謂正宗《葉問》系列也早已偏離史實極遠,幾乎可以當成一個架空世界來看了。

首集《葉問》老實說拍得真是不差,劇本結構有模有樣,角色塑造亮眼。之後硬擠出來的兩部續集大致上維持差不多的風格氛圍,盡量以角色的性格出發,也盡量讓角色有血有肉,比較沒有很單純的善惡之分。第三集出場的張天志表現搶眼,竟然就此獨立了出來,推出了外傳,完全就是走一個超級英雄共同電影宇宙的路子,片中還一再出現山寨蝙蝠俠漫畫「黑蝙蝠」,在在表示本片不再只是傳達武學宗師理念的功夫片,更要向超級英雄看齊的雄心壯志。

可是壞就壞在,張天志在《葉問3》作為心境複雜的配角,不論人設還是身手,都足以和葉問分庭抗禮,可是獨立出來之後,他的古板寡言,卻成為了不太討喜的存在,是一位可能讓編劇寫起來相當無趣的主角。而他在這部個人電影當中最主要的心病癥結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最後改變和振作的契機是什麼?找到了功夫的意義沒有?其實都看不太出來。雖然他說了在輸給葉問一招之後只想放下,做個普通人,又自認為從來沒真的放下過,但我們也看不太出來在他的撲克臉之下,到底有沒有放下,到底有沒有懷念過過去以高強身手打遍武館武師的日子。如果有,又是因為什麼讓他念念不忘?只有看到他碰巧的捲入了黑白兩道的江湖恩怨之中,然後相當被動的被事件推著走,而電影只是需要有一個張天志可以負責收拾最後的大魔王而已。

最後大魔王就是很基本醜化外國人的「洋人壞壞」。都快2019年了,還在寫這種英國殖民香港作威作福的戲碼,這刻板粗糙的民族意識甚至比《葉問2》的拳擊戰還要低落。但稍微值得誇讚的地方是,劇本花了一點點心思,去塑造了Owen Davidson的雙面性格,若有似無的對比了同樣是一方之霸、想讓旗下黑幫改邪歸正的曹雁君,包含再次成為了祭旗立威犧牲品的可憐苦力強、武痴林……虎哥,這幾位角色比起蒼白的主角,都還勉強稱得上立體。

武打當然不用多說,即便復仇者聯盟從地球打到宇宙,但當今功夫武打還是只有香港武班是第一把交椅。只可惜了最後的大對決,張天志終於使出全力,重拾「詠春拳」,配上川井憲次所留下的主題旋律,雖然的確有點熱血,但氣氛正要嗨起來的時候,就突然之間的打贏了。而戰前曹彥君跑去買了殺手,本來也讓人期待是否會安排東尼嘉和張晉聯手對決Batista,結果卻是期盼落空,還讓Batista飾演的大魔王很沒格調的落荒而逃,浪費了先前對這位反派的一切鋪陳。

情節有、角色也有,但劇本似乎就是欠缺了一個可以貫穿的主軸和潤飾,導致武打以外的所有戲都異常的單調呆版和鬆散,袁和平完全不會拍文戲的缺點實在是嶄露無遺,但至少比之前某部令人髮指的《蘇乞兒》好多了。

 

不過這種電影本來就不是以劇情為重的,《葉問》第一集可以說是個意外驚喜。反正觀眾進戲院就只是要看他們從頭大打出手到尾的。但如果能讓觀眾對人物更加投入,文戲一直是可以和武戲相輔相成的,如果不能做到,著實是可惜了這些精巧的武打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