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懷舊創新一應俱全的哥德恐龍驚悚童話

等了22年,《侏羅紀世界》讓已經長大成人的小觀眾得以拖著當年帶自己進戲院的父母或現今的小朋友一同重溫親眼目睹恐龍偉岸身影的奇蹟時刻,也終於見識到了當時無緣成功營運的侏羅紀公園如果真的開幕了會是怎生光景,雖然它已經不再是當年John Hammond那充滿赤子之心的童真國度,表面上強顏歡笑實則正面臨關係破碎的一家人正如同這座樂園一般,打從一開始就籠罩在一層陰影之下,但也還算是一圓22年前的美夢,更何況還可以騎著越野機車和迅猛龍一同出征。

 

《侏羅紀世界》就像是圓滿了《侏羅紀公園》未竟之功,而《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則可以說是將《失落的世界》所沒能做到的事情或著另一種可能的發展,呈現在世人的眼前。

 

《失落的世界》並不是一部可以和《侏羅紀公園》相提並論的經典,但比起《侏羅紀世界》在情懷上實現了那座「侏羅紀公園」,想要挑戰製作出一部更好的《失落的世界》無疑是個難度更高的決定。

 

恐龍樂園雖然破敗頹圮,但世界各方利慾薰心的人類強權勢必對於這群遺傳技術所造就出來的生物虎視眈眈,正如同《失落的世界》一般,是個意料之內的發展。雖然預告片中就華麗的破梗,但其實在正片中,反派們也沒有想要浪費時間演戲,一達到目的就立刻翻臉。當年在《失落的世界》中算是成功阻止了的事件,如今在《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則透過一場有如邪惡馬戲團般的拍賣會,無情的成為鐵錚錚的事實。

 

當年的《侏羅紀公園》特意淡化了原著中對於基改生物的質疑,保留了大人小孩一睹恐龍廬山真面目的夢想。在《侏羅紀世界》則嘗試更加貼近原作的精神,透過「帝王暴龍」將「科技的恐懼」表現出來。《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延續了這個主題,帝王暴龍成為了上集反派口中「更小、更兇殘」的存在,以「帝王迅猛龍」之姿重出江湖,而且似乎更具邪佞的氣質。這系列拍了五集,雖然肉食恐龍理所當然地必須扮演危機的來源,但除了第三集的棘龍之外,恐龍們的行為舉止大致上還算是「動物」。和前身帝王暴龍一般,只知道遊戲般的殺戮,因為比起其他只不過是「動物」的恐龍,牠才是真正如同「異形」般的「怪物」,但牠卻又似乎和小女孩Maisie有著若有似無的連結。

但是和帝王暴龍大殺四方的「白色惡魔」形象不同,帝王迅猛龍以渾身漆黑的樣貌在神秘古典莊園中肆虐,外頭颳風下雨卻又有透過層層烏雲的滿月,還有純真少女在躲避,簡直像極了哥德風吸血鬼古堡的恐怖片。而在我們對於後來幾部續集中恐龍奔騰的大場面讚嘆不已的時候,有誰還記得當年最經典的《侏羅紀公園》其實本質上也是一部密閉空間(島嶼)的怪物驚悚片?雖然在古堡當中的追趕跑跳看起來格局不比上集最後霸王龍和Blue攜手共抗強敵的磅礡,但卻賦予了導演J.A. Bayona更多能夠其善用光影和哥德美感來創造驚悚的空間,得以讓他展現獨特的黑暗童話氛圍、有如小朋友噩夢降臨的畫面,也在類型上更回歸當年《侏羅紀公園》的風格。

 

同時,它還將《侏羅紀世界》缺少的那塊情感拼圖給補了上去。透過錄影,我們可以看到Owen和Blue等四隻迅猛龍從小培養起的情誼,但卻也不至於令Blue真的成為Owen所馴養的寵物。如果Claire沒有跑來提供給他這一個機會,或許他也就是蓋蓋木屋、喝喝啤酒,縱使會掛念Blue,也就這樣過去了。但既然有了這個機會,或許那座島上的其他恐龍對於Owen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但對於Blue,他肯定是無法輕易放下。

Owen (CHRIS PRATT) with a baby Velociraptor in “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 When the island’s dormant volcano begins roaring to life, Owen and Claire (BRYCE DALLAS HOWARD) mount a campaign to rescue the remaining dinosaurs from this extinction-level event. Welcome to “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

Claire經歷上集的事件,或許是某種補償的心理,她和過去的John Hammond一樣,開始為了島上殘存的恐龍生存權利而奔走。她過去將公園中的恐龍視為資產,剝削這些生物來營利,間接促成帝王暴龍的誕生,如今她也終於體會到這些動物都是活生生的生命,找回了自己當初「頭一次看到恐龍」的感動,所以她當然認為自己對於這塊島嶼上的恐龍具有責任。當火山爆發,許多無法逃出生天的恐龍不是跳崖墜海,就是被熊熊烈焰所吞噬。當腕龍站在碼頭岸邊凝視著遠去的貨船,於濃煙火光中人立悲鳴,這裡用以看待恐龍的角度早已不是單純今天死了幾隻動物的數字計算,而是以悲天憫人的胸懷去哀悼這些曾經在地球上消失數千萬年,卻又被人類以先進科技拉回現今的物種。

 

當年《失落的世界》主角群為了阻止獵人們將恐龍運回美國本土而偷偷將恐龍放了出來,就已經莫名其妙的不知道為多少觀眾撻伐至今。《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再次碰觸了這個敏感的議題,也試著將面向呈現得更加多元和立體,最後甚至再加入了一點驚愕的狂想,象徵了整個世界都將走向完全不同的命運。而本集最容易產生爭議的部分,莫過於以下兩點。

 

第一點,究竟這批即將全數葬身在火山爆發之中的恐龍們該不該救?

 

如上所述,由於這群恐龍或至少部分恐龍對於Owen和Claire來說是具有感情的存在,正如同當年John Hammond雖然嘴巴上說我也不玩了,但真要搭上直升機離開時還是依依不捨,對於B島恐龍的保護也是不遺餘力。而對於一般大眾來說,「恐龍」或許就如同「貓熊」一般的指標性物種,更何況這些恐龍是經由人類扮演上帝重現於世,人類難道真能對其不聞不問、任由自生自滅?

Claire (BRYCE DALLAS HOWARD) and Franklin (JUSTICE SMITH) encounter the Baryonyx in “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 When the island’s dormant volcano begins roaring to life, Owen (CHRIS PRATT) and Claire mount a campaign to rescue the remaining dinosaurs from this extinction-level event. Welcome to “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

而Ian Malcolm前後兩場畫龍點睛的客串絕對有其必要,因為他扮演的正是自省的反面聲音,讓本片不是只停留在天真的愛護恐龍這個層次。早在當年第一集,Malcolm就已經對於利用基因技術將恐龍帶回人間無法認同。在他眼中從來沒有對於這群生物抱持任何情感,在《失落的世界》亦然。他對於John Hammond搖身一變為生態保育家嗤之以鼻,當其他人震懾於劍龍之美時,也只有他在旁冷言冷語的嘲諷潑冷水,所以他的警告和主張,站在他這角色一貫的思想上也完全的合理。既然這群生物本不該由人類重現,今天剛好有一個天然的機會能夠為人類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那自然也無須特地介入。甚至可以說,沒有特地去撲殺他們已經算是仁慈的表現。

 

第二點,也是最具爭議的一點,那就是最後的大門到底該不該打開。

 

Owen和Claire何嘗不明白其中的輕重緩急?Owen相當明確直白地說了,這裡不是島上。這群恐龍一旦放了出去,草食恐龍倒也還罷了,那幾隻肉食恐龍勢必會造成一定的損害。他們的本意,只是想將恐龍送往另一塊與世隔絕的樂土。Claire當然也知道,否則她也無須猶豫掙扎許久。但最後卻是由小女孩Maisie毅然的按下了開門按鈕。如果她純粹只是出於一時之仁,即便我相信很多人都會這麼做,那可能還沒有這麼具有力道,但因為她才剛得知了自己的驚人身分,如果在這時候否定了眼前這群恐龍的生命,那就等於否定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她按下了按鈕,合情合理。只是,她此生不僅得背負身分的秘密,也得背負這個選擇所必須付出的殘酷代價。這不是一個快樂結局,但卻是一個淒美詩意的安排。

話再說回來,這也不過只是一個象徵。這些恐龍和牠們身上的技術,早已流入世界各地。侏羅紀公園再也不只是侷限於一座小小的遊樂園,人與恐龍共存、或著說人與這種可以為所欲為扮演上帝的技術共處一室,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命運了。人類的世界已經不再是人類的世界,而是貨真價實的「侏羅紀世界」。而「殞落國度」到底是哪個國度殞落了呢?只是指涉恐龍島的毀滅嗎?抑或著是在預告人類國度的分崩瓦解呢?

 

其實即便是反派Eli Mills所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一切的罪魁禍首源自於John Hammond試圖扮演上帝。Owen和Claire也絕非完人,Claire和侏羅紀世界的老闆也都犯過重大的錯誤,Owen則向大家證明了迅猛龍是可被訓練利用的。他之所以最後應該被霸王龍和牛龍分屍好給觀眾一個交代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他說謊和殺人,但這也不代表其他正方的角色就真的完美無瑕,也很高興故事在這角色立場的塑造並沒有流向單純的非黑即白。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為滿足喜愛大場面和衝著情懷入場的觀眾,很浪漫的加入了火山爆發的場景和滿滿的舊作致敬,當然也還是有愚蠢的人類和誇張不合理的巧合,但更不簡單的是延續上集的議題、大膽挑戰當年評價不甚佳的《失落的世界》路線,後半也是干冒奇險將《侏羅紀公園》的密閉驚悚元素帶回並拍出新味,也寫出了更豐富的立場和思考方式,但這也註定會使觀眾再次陷入激烈的論戰,畢竟這本來就沒有完美的正確答案,端看每一個人的出發點和立場的不同。

 

不過,自以為綜觀全局的超然和殘酷用說的總是特別容易。而釐清每一件虛擬或現實案例的脈絡、背景、成因、情感,對於現今許多只想追求一時爽快的觀眾來說,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