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一級玩家》自豪吧,宅宅們!

被現實壓得喘不過氣來嗎?不論電玩遊戲、電影、音樂、文學等等虛幻華美的「創作」,無一不是讓我們能夠暫時逃離、躲避一切的「避風港」,那一個可以阻隔所有邪惡的「遙遠理想鄉」,讓我們能夠放下外在的表徵,使用另一種身分「活著」,如果膩了,還可以隨時切換,甚至可以讓你活得更像是你自己。在那些世界當中,不論你是親自化身為你想成為的英雄人物,抑或只是陪伴在故事角色身邊的觀察者,在連線接上的那一刻、在帳號登入的那一刻、在影廳燈光暗下來的那一刻、音樂揚起的那一刻,我們切斷所有外在的紛擾,將只屬於自己、那千瘡百孔的心靈,用來自異世界的溫柔仔細呵護。在那一刻,我們暫時忘記了自己是誰,但也同時想起了自己究竟是誰。

 

《一級玩家》以近未來的VR虛擬遊戲世界作為舞台,除了這類虛實交錯的作品某些必備的探討,實際上卻是一封濃情密意的謝函、情書,當然更是一場「認證身份」的華麗大秀,僅獻給所有接受次文化薰陶長大、曾經或現在仍在藉由這些媒介來「逃避現實」的大人們。

比起《環太平洋》將「巨大機器人」和「怪獸」這類古早味日本特攝精準抓住然後只往這種類型發揮到極致,《一級玩家》就是包羅萬象、什麼都試圖沾上邊,不論原作有沒有提到、不論到底是不是只是為了置入行銷,這堆觀眾認得或不認得的元素和彩蛋俯拾即是,那些用來展示彩蛋的虛擬世界場景畫面幾乎是用水庫洩洪的方式往觀眾的臉上倒。但這堆彩蛋也不僅僅只是像《無敵破壞王》為了彩蛋而彩蛋,只是為了給玩家或影迷會心一笑而已,這些彩蛋所代表的流行文化,從台詞的梗、畫面上每一個「綠洲」遊戲世界玩家的「化身」,都在傳達「觀眾」對這些作品的「愛」,都在表現這些作品對於觀眾的「意義」。那些路人玩家所扮演的經典形象,一個一個,都是在幫你我活在這個從名字就指涉能夠遠離滾滾黃沙、獲得庇護的「綠洲」之中。當然,這堆元素,對於橫跨美日各種電玩、電影、動漫等次文化了解越多的觀眾,獲得的樂趣和驚喜想必也會更多,但如果熟悉程度有限,也一樣可以是一件「尋寶」的有趣歷程。

雖然故事藉由這樣一個虛擬遊戲世界作為背景,但它所要致敬或給予榮耀的東西絕不只是「電玩」而已,而是這些所有保護我們、療癒我們的這些美好事物,雖然它也不免俗的一定要再簡單「說教」一下,告訴大家這些事物固然相當的美好,大家為了躲避現實而逃來「綠洲」尋求庇護當然無可厚非,但也千萬不要忘了某些無可替代的寶藏還是只能在現實世界發掘到。這類型的作品勢必都會稍微說一下這方面的大道理,有些作品會用比較黑暗、警世的方式來嚇嚇你,但Steven Spielberg當然不會這麼做。即便他想闡述的精神層面並不脫「現實雖糟但還是得勇敢面對」,但他那無藥可救的浪漫和童真,如同JUMP漫畫雜誌用愛與友情來克服一切難關的老派樂觀,最後當然一切水到渠成、功德圓滿。

 

電影中所構築的世界彷彿《鋼彈創鬥者》這個「模型玩家就是人生勝利組」的世界一般,是一個男女老幼、人人都在打電動,不會有人說沉迷電玩會變成殺人犯、只要你很會玩遊戲就可能藉此翻身的世界,只不過人性總是會讓原先美好的遊戲世界變質,最後還是資本主義大怪獸統治了一切。

Steven Spielberg同時也是很懂得取捨的導演,他永遠可以精準又穩妥的知道何時不該或應該發給觀眾什麼糖。故事根本不需要複雜,簡單王道就可以,更何況簡單老梗的故事多了去,但要講的好,卻也沒幾個。至於彩蛋嘉年華就火力全開的集中在開場賽車、舞池夜店、破關解謎和最後大戰等幾段戲中歡騰搬演,動作場面嚴格說來不算太多,但超級流暢的運鏡當然也是視覺盛宴。雖然五位少年的戲份只剩男女主角有相對較多的著墨,但相信那也是再三思量之後的犧牲。畢竟對於Steven Spielberg來說,同樣身為一個創作者,自己也身為流行次文化代表性人物、帶給世界一個又一個美好想像的大宗師之一,或許挖掘「綠洲」創始者Halliday的內心世界才是他在刻劃角色上真正感興趣的事情。而他也彷彿藉著Halliday之口,告訴大家不要只是埋頭苦衝、不要汲汲營營只想著「勝利」(若放到其他媒介比方電影來說,就是希望觀眾能夠享受當下,不要計較太多枝微末節想要「贏」過創作者,如此一來只會樂趣全失),若以這方面去消化這部作品,包括許多彩蛋的置入,其實本片也是一部充滿後設趣味的電影。劇中角色尋覓著遊戲中的彩蛋,電影中也塞滿了彩蛋等著觀眾去發掘,就在令人眼花撩亂、目眩神迷的一堆彩蛋之後,Wade破關時,手上捧著的「最後遊戲彩蛋」反而是一顆真正的「蛋」,而Wade到底從那顆蛋當中看到了什麼而落淚也沒有告訴觀眾,不過也沒有那個必要了,因為每個人都已經在電影中發現了屬於自己的那些彩蛋。

 

但說到Steven Spielberg他自己還是配樂家Alan Silvestri曾經帶來的經典(長期合作搭檔John Williams選擇了《郵報:密戰》,《一級玩家》的配樂大任就交給了同樣對於傳統管絃和主題營造相當在行的Alan Silvestri),兩人在處理上都顯得相形「低調」和「客氣」,寧可將榮耀和鋒芒歸給其他傑作,與Steven Spielberg過往作品相關的彩蛋元素不應該如此之少(即便大家都可以一眼看到那頭霸王龍),而《回到未來》的主題旋律也不應該如此隱諱。饒是無此,Steven Spielberg應該也已經苦心孤詣的要盡可能滿足各方位的粉絲,而且以一種無比崇敬的態度去感謝在座每一位打著這些電動、看著這些電影長大的宅宅,在「宅文化」總是慘遭汙名化的現代,這是一場宅宅在電影院中無聲交流的同樂會,認識的彩蛋越多或為了這些彩蛋而激動落淚,反而成為了足以自豪的時刻,而不再只是被瞧不起的邊緣人。或許那些美好的世界都是虛幻的,但不代表我們的熱情就不是真實的,更不代表它對於我們內心的保護和療效不是真實的,現實當然是真實的,但非現實的世界也不代表它就不是真的。

願大家都能夠在喘不過氣的現實之中,在不同的世界夾縫之中汲取能量,奮戰求生,成為寫下自己傳奇篇章的「一級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