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西遊記:女兒國》可不可以老實拍冒險故事就好?

亂七八糟的《大鬧天宮》評價失敗之後,鄭保瑞值得讚賞的回到原著,引用幾個經典段落綜合成了《三打白骨精》,雖然依舊不是太傑出的作品,但至少是一部真正偏向冒險犯難、斬妖除魔的「西遊記」。

 

難得《三打白骨精》沒有硬塞奇怪的兒女感情戲,但這次的《女兒國》卻彷彿大頭症又犯了一般,活生生地將尷尬的和尚看到正妹而大動凡心的尷尬劇碼塞好塞滿,另一段跨越物種的人水戀更是令人坐立難安,偏偏這個檔期還有另外一部跟水和水怪息息相關的優秀愛情電影,兩邊的劇本水準高下立判。

 

當然有幾個因為時空背景的關係而做出的改編和對感情的詮釋不一定這麼差。原著中的西梁女國舉國上下就都只是見到男人就發春的痴女,本片中的西梁女國變成了個跟古墓派差不多的存在,連找到出路的方法都頗為雷同。但既然要安排女兒國王和唐僧後續的相處來增添這段感情的說服力,那一開始尷尬的初次見面的360度慢動作和「我想你啦」的詭異戲根本大可不必。這個唐僧與女兒國王的主線愛情戲,最好的一個畫面,大概只有女兒國王親手為唐僧披上袈裟的放手與成全,認清了兩人終究不是同路人,甚至還稍微跟原作呼應。

但整段佛祖給唐僧的試煉(開頭河神追擊唐僧一行人時,很明顯是佛祖讓唐僧闖進西梁女國的)其實說穿了就是《西遊:降魔》玩過的那一套,不過在《西遊:降魔》中還算是唐僧初出茅廬,給他這種試煉還算是剛好。在這裡的唐僧都已經是有道高僧了還要這樣玩,而且編劇功力更差,導致局面只剩下難堪的尷尬,連日常搞笑的台詞都寫不好。

 

師徒等人誤喝子母河河水而懷胎的改編,讓悟空成為了不顧「老婆」想法就自己作主的「壞老公」,老實說也算是個有趣的寫法,這裡提出的小小議題當然也是個原著當時時空背景不太可能存在的。原作中的此橋段,在原著中就只是一個奇趣的詼諧段子,沒什麼道德相關的辯證,當然也可能是認為這種偏向法術的懷胎做不得準吧,只可惜這邊也沒有讓悟空和唐僧的衝突繼續發展下去。

國師的描繪以及她和忘川河神的戀情實在是爛到看不下去。當然,國師為了「責任」拋棄掉可能的幸福這一點有點像是在比喻女人為了養兒育女,放棄了自己的人生,但她怎麼老是一副像是她被男人欺騙背叛的怨婦樣?河神的爆走還需要佛祖出來擺平,而且搞得好像都是祂的錯似的,實在弄不清楚這段支線所想表達的價值觀是啥,好像只是因為這故事無妖可除,只好隨便在片尾生一個大場面電腦動畫決鬥而已。但其實要改編女兒國也不是不行,擺明著有更好的寫法,只要把原作拿出來多引用些就是了。

 

以下就是照慣例的原作與電影之間的對照。

 

原作之中並沒有忘川河神的存在,當然也沒有祂跟女兒國國師的愛情。但祂的下場、魚身、以及觀世音出現前先跑出一條魚形,似乎是暗示祂的原型來自「通天河」的「靈感大王」。原作中的靈感大王是一條金魚精,吃童男童女為食,有能力作法產生霸王級寒流讓通天河結凍,後由觀世音菩薩輕鬆降伏。靈感大王被抓走之後,被靈感大王奪去府宅的大老黿跑出來感謝唐僧一行人,願意載他們過河,並請唐僧代為向如來佛詢問自己何時才能夠修得正果。電影中忘川河神被降之後,變成了一顆珠子,唐僧也說要帶往西天讓祂有機會修成正果。不過原作中唐僧完全忘了幫問,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另外,靈感大王在《西遊:降魔》中則成了沙悟淨的原身。

 

師徒在原作中是在乘船進入西梁女國國界時,看見河水清澈,一時口渴,誤喝了子母河水,不過只有唐僧和豬八戒喝了,沙悟淨倒是沒喝到。兩人腹痛如絞,就借住在西梁女國一處尋常百姓家。唐僧馬上就說要吃墮胎藥,而那家人解釋之後才知道吃藥也無濟於事,必須要喝下破兒洞中的落胎泉才有用。但原先落胎泉是人人都可去喝的,但最近卻被一個叫如意真仙的傢伙給占了,必須送禮才有可能換得。悟空聞言就立刻跑去找如意真仙,原來如意真仙竟然是牛魔王的義兄弟。悟空本意只想取水,所以回頭找了悟淨幫忙取水,他自己則專心擊敗如意真仙,但手下留情不殺。

 

原作中的西梁女國就只是取經路上的一個尋常國家。在解了子母河水的作用之後,師徒一行人循著正常模式晉見國王、倒換關文(類似護照入關出關)。不料西梁女王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呼應電影國王醒來後說自己做夢),夢見夢見金屏生彩豔,玉鏡展光明,是大大的喜兆,想必是因為唐太宗的義弟唐僧駕臨的關係,連人家面都還沒見到就喜孜孜地安排想與唐僧成親,而這一切全在孫悟空的意料之中。他知道這一國都只是凡人,並非妖怪,若拿出真本事來打,師傅也不會同意,於是叫師父先假意答允,敷衍一陣,等拿到關文,再找時機使出定身法來脫身,這也是電影中為何孫悟空始終沒使出真本事、還乖乖被抓的原因。

 

偏偏在正欲逃跑之際,一隻很強的蠍子精跑過來作法將唐僧抓走,也是想強逼成親。唐僧抵死不從,但又怕真的被蠍子精給殺來吃,於是也假意敷衍,等悟空等人來救。不料蠍子精有一招「倒馬毒」甚是厲害,悟空等人難以近身。後經觀世音指點,找來昂日星官(原身是公雞)來降伏。

而蠍子精的形象在電影中則成為了看守子母河源頭聖地的護衛,也可能正是西梁女國始祖本身。其實電影乾脆直接將蠍子精來當大魔王不就好了?

 

至於西梁女國眾人看到悟空等人白日飛昇,這才驚覺自己錯惹了一批神仙,枉費了一場心思,慚愧無地,就回去了。

 

豬八戒看到一群女子洗澡然後被爆打,則是將「盤絲洞」他看到一群蜘蛛精洗澡的橋段拿來用了。

 

悟空將頭拔下來放桌上,則稍微借了原作在「車遲國」與真身都是妖怪的國師們鬥法砍頭的橋段。

 

原作中的西梁女國沒有國師,但國師這種東西在原作中只要出現,幾乎都不是好東西。電影中的西梁女國王騎著一頭白鹿,應該是借了「比丘國」的白鹿精國丈形象來用。《三打白骨精》中的國王想吃小兒心肝,該橋段也是出自「比丘國」的故事。

 

孫悟空對上河神陷入苦戰,豬八戒和沙悟淨聯手幫忙,稍微呼應了原作中孫悟空不太擅長水中戰鬥,遇到水中的精怪,通常會交給當過天蓬元帥的豬八戒和出身流沙河的沙悟淨來處理。

 

下一集看來就是直接打火燄山了。希望這一系列可以回歸真正的冒險篇章,不要老是硬塞一些奇怪的愛情戲,就算拍不出原作的政治諷刺,光是神話的戰鬥史詩場面應該就已經很有看頭了才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