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紅衣小女孩2》你,走出來了嗎?

2015年,台灣難得有兩部自己出產的鬼片在大銀幕上作祟,兩部都改編自民間鄉野傳說,也都各有不俗的評價,而其中又以《紅衣小女孩》更為轟動,導演程偉豪不僅在今年年初交出另一類型片佳作《目擊者》,也接續了《紅衣小女孩》的開放式結局,繼續為大家帶來台灣國片新一波的驚悚革新。

老實說,續集的必要性不高,拍不拍都無所謂,即便上集最後是有鬼面天蛾和鬼胎的伏筆,但用這種回馬槍來當作結尾的恐怖片本來就不少,然後呢?就不一定有然後了。

續集的開場維持首集的高品質,雖然成本沒有高上多少,但沉重壓抑的步調,彷彿在一潭濁重的泥沼拖行,不知不覺,化不開的低氣壓讓觀眾也跟著深陷在霧茫茫的山林之中。既有魔神,那當然也有正神。馬上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引入了正義一方的「神明」。在鞭炮的煙霧瀰漫中配著鼓樂和嗩吶的「虎爺」初次起駕,成功把特有民俗文化蕩人心魄的韻味表現出來,免不了開始期待平常身為各路主神座騎的「虎爺」會如何透過代理人的「起駕」,和魔神仔鬥法。原先偏鬼片的類型一下子成為「怪獸對決爽片」,差點脫口而出「Let them fight」。可惜的是,我們這位「虎爺」除了初登場的起駕很帥之外,後面的戲份反倒有些許尷尬,這部分等等再繼續談。

除此之外,三位「母親」(如果算上不小心當上小媽媽的李雅婷)和自己孩子(親人)的心結糾纏,彼此呼應對照,都發揮了頗為可觀的演技。或許是為了給紅衣小女孩一個「真相大白」,也或許是為了把首集某些觀眾對於「為何山林中的魑魅魍魎以紅衣小女孩形象出現」的疑問解套,於是納入也幾乎成為鄉野奇談的卡多里樂園傳說,設計出了「家學淵源」的林美華這條故事線,從這位無法走出喪女之痛的媽媽出發,延伸到了學生時代遇上不幸遭遇、意外生女的社工員林淑芬。劇本毅然決然捨棄了上集藉由「一個牽一個」堆疊出的淒迷,轉而選擇挑戰揭開傳說的神秘面紗,不得不承認其野心。但反過來說,這個背景設定卻又過度保守,甚至可能犯了跟「鬼月接力」上一棒來自好萊塢的《安娜貝爾:造孽》類似的小失誤。

相信不論是台灣還是好萊塢的優秀編劇,應該都還有不少更具創意或「朦朧美感」的點子來詮釋各方鬼怪,但他們在探討這來自一東一西,碰巧也都有小女生形象精靈「起源」的時候,卻不約而同選了最……委婉一點是「安全」;直接一點就是「無聊」的安排,而且兩者的相似程度還異常的高,都近似於史蒂芬金《寵物墳場》那違背自然,妄圖將死人「穢土轉生」的大逆不道。而本集存在感有點高的迷霧設定也有種從《沉默之丘》飄過來的熟悉。

 

俗話說的好,看不到的最可怕。這一點不論是畫面上的表現也好,還是故事上的神祕也好,都是相通的。這個鄉野傳說之所以有魅力的原因之一就在於直到今天依然繪聲繪影的各種傳聞,即便當事人早已經闢謠。而這個「解密」的效果卻普通到可能葬送了好不容易因為對鬼神的未知敬畏而累積起來的恐懼。

而本體只是個被卡在生死兩界不得超生的小女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搞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紅衣小女孩」,在短短10分鐘之內,先是害死(或間接害死)了生母,再跑去找妹妹訴苦(還是想要奪舍?),然後就被親妹子開聖光給瞬間洗白感化,一回頭,就彷彿成為山林守護神一般,一招「蓮華聖路開天光」,力退眾妖,群魔辟異,宛如見證了台灣超級英雄的誕生,還順便搶走了被打趴在地的虎爺飯碗。等一下神盾局局長跑出來問她要不要跟緋紅女巫組隊,反正都是紅色的也都有魔法,也不奇怪。

是說,當林俊凱請神的時候,如果畫面帶到遠方龍師父也升起祭壇作法助威,應該會更熱血。但再怎麼熱血,也還是沒辦法令人不去在意那有點可憐的電腦動畫。雖然我們可以因為101種理由原諒這種品質的特效,而且全片其實百分之八十的特效都已經及格了,但最後這一路直到紅衣小女孩出大絕的拙劣動畫也是事實。在特效技術或成本不夠的硬傷下,「藏拙」真的是一門重要的課題,那虎爺真身就算用特效化妝配上演員本身很有感覺的肢體動作也好啊。但話又說回來,總不能永遠這樣「躲」下去,還是要有人嘗試硬橋硬馬的直球對決。

 

至於結局是否又是個回馬槍?那句「你來了!」應該只是一種姊姊投胎了的感應;「我們真的走出來了嗎?」就是鋪個自嘲的小笑點,有關紅衣小女孩的傳說已經夠完整,是可以就這樣打住了。若真有同世界觀的續集,反正台灣的鄉野奇談、民俗文化還多的是,若改編成電影都能有這兩集《紅衣小女孩》瑕不掩瑜的紮實誠意,也是樁美事。

 

即便還是有些不到位的地方,嚇人的鏡頭設計巧思也不見得多突出,但比上集更高的完整度、角色的表演豐度,其實並不會遜於一堆好萊塢粗製濫造的低成本恐怖片,執行面過關之餘,還保留了東方形塑人鬼殊途的獨有細膩,以台灣的類型片來說,已經非常值得讚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