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不再坐的士!有關乘搭 Uber 必問的 12 條小問題!

uber-phone

2015 年 8 月 11 日,在全球反 Uber 鬧劇當中,香港也終於迎來了新商業模式的一個悲痛時刻:Uber 香港分部被警方大舉掃蕩搜查。

及後 Uber 發出聲明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的乘搭模式,並重點提及乘搭 Uber 是有第三者保險的,並會全力支持被捕的司機,但是,特區政府今日一意孤行打壓他們。其實昨晚發生了事不止香港出現,法國、英國、美國也受到的士行業巨大的壓力,迫使各國政府打壓 Uber 等新型出租車服務。作為住在新界上水的小編,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從此罷搭的士(做到與否是另一個問題),但在乘搭 Uber 之前,你總會對這新服務有很多疑問,特別是有關保險、政府的態度(後續的投資推廣署刪網頁事件)。小編綜合了 12 條必問的小問題,向大家分析一下。



1. Uber 如何運作?

在批判之前,先搞清楚 Uber 在香港會以什麼形式運作。Uber 確實有一支車隊在香港營運,包括 Uber 商用車、Uber 貨 Van 以及最近推出的高級車輛 Uber Telsa。他們利用一個應用程式,像叫車 App 般指定上車地點,上車之後才指定目的地。由於價格高昂,司機無需擔心乘客會選擇一些司機認為不方便的目的地,包括偏遠地區,太近的地方。當然,我們沒有理由叫 Uber 商用車前往長洲、坪洲、南丫島等不能以陸上交通工具到達的地方。而他們也有 UberTaxi 功能,這是純粹的叫的士服務,與 Uber 商用車服務無關係的。

Uber in Germany_03

2. 服務地區有多大?

Uber 官網的地圖之中,似乎限制了 Uber 商用車的服務箱圍至香港島,但小編在九龍、新界等地也可搜尋到 Uber 商用車服務,換言之,他們的服務範圍包括全港。

uberhk

3. 收費方式如何?

Uber 應用程式因應不同車輛,提供了不同收費標準,以普通 Uber 商用車為例,最低消費為 40 港圓,其後每分鐘收 1.5 港圓或每公里收 6 港圓,但以最近推出的跑車接載服務 Uber Tesla 為例,最低消費為 50 港圓,其後每分鐘收 1.9 港圓或每公里收 10 港圓。如果還未清楚服務的資料,乘客可以利用 Uber 應用程式估算。至於 UberTaxi,收費模式與普通市區的士無分別。

Uber_03

4. 比一般的士有什麼更優勝?

在安全性方面所有司機需要通過背景審查,包括犯罪或停牌紀錄,並創立行為法規監管司機的駕駛態度,而行駛的車輛型號必須是在 2004 年之後推出,保證性能良好之餘,採用的物料、保養和清潔的要求也比的士要求高,車內甚至提供更先進的設施,例如 WiFi。由於需要用手機 App 訂車,所有乘搭紀錄均一清二楚。

Uber_04

5. 收費比的士更貴的話我為何要搭?

Uber 也經常與酒吧、球類比賽合作,甚至主動提出優惠推廣(下圖),例如之前的 Uber Taxi 首次乘搭優惠,而優惠價格往往以 100 港圓起計算,小編試算過由觀塘到尖沙咀,搭 Uber 商用車需要 200 港圓左右,而普通的士是大約 80 港圓左右,減去 100 港圓的優惠,Uber 收費與普通的士相差不太遠(當然要有優惠才行)。這樣,用戶更有藉口選搭 Uber 提供的商用車的服務。

uber-free-hk-taxi

6. 我撞車了!有沒有第三者責任保險?

這一點很重要。在香港,所有車輛都需要購買第三者責任保險,Uber 也是一樣,官方網頁已經列明「從您開始搭乘任何一種 Uber 服務時 (例如 UberX、UberBLACK 等),一直到您下車那一刻,您的搭乘皆享受商業責任保險的保障。此項權利在全球任一提供服務的城市所提供之搭乘服務皆適用……而 UberX 車款的司機,即使在行程交替之間的空檔,也同樣受到責任保險的保障。」

Web

不過香港法例有說明如果駕駛者的車輛作不合法用途,包括非法營運,第三者保險則無效。Uber 的營運方式沒有直接的金錢往來,是否違法,仍需要法庭決定和制訂法例彌補,因此第三者保障在法庭宣判有罪之前,暫時有效的,但部分反香港人的報章一直渲染 Uber 沒有第三者責任保障,是未審先判的說法,錯到離譜。

Uber_06
圖片截取自社區法網-保險網頁

7. Uber 商用車在香港違法嗎?

請搞清楚,領的士牌的是的士本身,不是 Uber。Uber 商用車出事的原因,是因為在香港有一條法例,禁止沒有的士牌照的車輛以招攬形式有償接載乘客,如果司機有意以出租車形式提供服務,而車輛是沒有領的士牌的話,司機有機會犯法的。Uber 以信用卡在銀行體系結帳,或是規避這個法例而來,如果結算公司可能不在香港,當地政府和銀行不肯合作,警方也有可能無法找到證據,證明 Uber 是否違法。

uber-arrest-car
圖為被拘查的車輛,部分並不符合 Uber 車輛規格,因此今次的掃蕩可能帶為插贓嫁禍成份。

至於 Uber Taxi,由於只是一個呼叫的士的功能,所以沒有違法,除非這的士都是沒有領取的士牌行走。

8. 為何有人會反對?

香港擁有逾 18000 個的士牌照,高達 75% 是個人持有,每個的士牌主在擁有車輛數目太少的情況之下,實難以利用集團形式與 Uber 競爭。更甚的是,的士司機礙於過時的法例之下,除非是乘客自己要求,司機不依咪錶收費也是違法。在局限了司機更多收入之下,新競爭者只會令他們百上加斤。Uber 提供的是講求潔淨、效率、不計里數、不拒載、付款便利的產業模式,即使 Uber 成功拿 10 億在香港買 100 個的士牌掛牌行走,其服務會對的士行業構成激烈的競爭,最受影響的不是司機(因為有 UberTaxi),而是的士車主,特別是靠炒賣有限的的士牌維生的中介公司,他們的收入會因為顧客為了更優質服務而減少。為了迫令政府回應車主,打壓 Uber,上街是對他們來說最低成本方法。

Spanish Taxi Drivers Protest Against Uber Technologies Inc. Taxi App
全球的士司機也是在反對 Uber,擔心新這業模式令他們收入減少。

9. 投資推廣署網站暗刪推廣!為何政府不向他們發牌?

這也是香港人關注的焦點,因為會讓人感覺政府的做法沒有連貫性。要留意的是,未掃蕩之前特區政府的投資推廣署曾在 Uber 進軍香港的時候訪問過他們,並提供網頁詳盡介紹,雖然文中可能未清楚這服務會否違法,但從訪問可見其實特區政府是相當願意吸引這類更優質的服務增加競爭,但在警方掃蕩 Uber 之後,網頁卻被刪除了,而有關 PDF (連結已移除)卻因為網民的微弱反抗流傳於世。政府這種掩耳盜鈴的行為增加了人們懷疑,是否受某些政治壓力,打壓 Uber 這公司。

Uber_09

其實政府不是沒有意欲新增的士牌,他們是會跟據人口、旅客數字,酌量增加的士車牌數目,打壓 Uber 明顯是特區政府屈從的士車主壓力,防礙新競爭者進場競爭導致,是保護主義的一種,甚至近月特區政府欲增加大嶼山的士牌照,也被部分的士車主強烈反對,聲稱會有惡性競爭。事實上,香港政府已從 1964 年開始發出超過 18000 的士牌照,但從 1997 年 7 月之後,再沒有發新牌了。更甚的是,在 2007 年至 2008 年初特區政府曾提出的士營運檢討的諮詢,詳細列明各大主要城市的的士模式,但諮詢過後並沒有任何具體行動,包括發出新牌照,改善的士業界的困境和滿足乘客的需要。

Uber_09a

10. Uber 被警方掃了!為何令香港各界群起罷搭的士?

近年因為 Call 車 App 崛起,加上港深水貨問題猖厥,部分的士司機出現拒載的風氣,不少網民目的地太遠拒載、不是旅客拒載、沒有大件行李的拒載,甚至有法官因為被的士拒載而直接控告的士司機,可見的士行業的服務態度良莠不齊之下,這些壞份子會嚴重打擊的士的形象。在形象低下的情況,特區政府卻打壓像 Uber 般新的商業模式,令人以為政府正在保護的士的壞份子,加上的士行業的政治取態與市民大相逕庭,結果引起市民反抗。

圖為一英文 FB 專頁(Real Hong Kong)轉載其他專頁貼出有關的士拒載香港人,卻奉承港深水貨客的例子,反對政府過份保護的士業界利益。
圖為一英文 FB 專頁(Real Hong Kong)轉載其他專頁貼出有關的士拒載香港人,卻奉承港深水貨客的例子,反對政府過份保護的士業界利益。

11. 就算 Uber 最終真的撤出香港,他們對的士行業有什麼貢獻?

面對像 Uber 的服務,的士業界其實已經從 Uber 的服務學習,例如 Call 車 App 可能與車行合作,提供更優質的的士服務,近日增發大嶼山的士牌照的過程,車行們競投非常熱烈,希望獲得更多的士牌照,減省行政成本之下,也能要求司機以更好態度營運,尤其是解決不拒載問題。不少的士已經安裝資訊廣播系統,保障司機和車行的收入,部分的士改用更大型的的士接載有輪椅或有大型行李的乘客。

uber_11
圖為一輛大嶼山的士,政府近月欲新增這類的士的牌照數量,司機和部分車主叫痛,反而車行卻樂意競投。

12. 這樣,你會否建議我坐 Uber 嗎?

在香港,法官未有判決之前,Uber 商用車暫時會繼續行走,小編強烈建議繼續坐,向部分不講效率、肆意拒載的劣質的士服務說不,向優秀的的士服務說得。

Uber in Germany_00

Advertisement

最新限免、Apple 秘技情報:NewMobileLife Telegram 頻道
一個看上去像玩票性質但內裡擁有重度硬頸立場的科技玩家,在香港傳統傳媒墮落之時重新出發,為大家提供蘋果產品、其他科技產品和生活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