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地獄的天使:為什麼假如 Google 在港創業、失敗機會甚高?

angel

 



上文提到有關手機應用開發的統計數據,當中揭示了香港鮮有自家開發的應用能做到可持續發展,而其中的原因大多數是欠缺資金,事關一套應用要吸引到全球用戶的目光,除了要有其獨特性之外,其實亦需要一定的資金用以投資於宣傳及推廣業務;不過大多數香港的用戶的習慣是不喜歡「付款」,加上即使找投資者注資,香港的天使基金亦並非傳統的天使,她們往往需要看一整年的收支報表。

Angel_Investor_20140616_01

畸型生態:教寫 Apps 但不懂編程、誤人子弟

除了天使基金不作支援外,另一點就是開發者的質素。筆者從事相關行業多年,眼見這些出書的、開辦課程的種種手法,的確看不下去。在這裡不開名地公開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其實很多編寫這類寫 Apps 天書的作者、開辦寫 Apps 課程,標榜短時間內學懂寫 Apps 的教師,其本身亦不懂得寫 Apps,試問跟隨這些教師學習,又能夠培訓出多少個本地手機應用開發高手?

培養思考更重要

外國教學著重培養學生「想多一些、大擔假設、小心求證」,而這類誤人子弟的教師、書籍,一來不但貪求「速食」文化,連基本功都未準備好就直接進入開發 Apps 過程;二來只跟隨前人的步驟一步一步地以目標為本形式教授,這往往令學生欠缺獨立思考空間,令學生只成為手機應用工廠的生產線一部份,欠缺創意的機械式工作,即使有創新意念亦無時間多想。

天使基金不天使

很多開發者都會尋找天使基金的資助,而這亦正正是 Google 等公司在初創時的成功之路,她們開初之時憑概念再加上熱誠便可取得 Silicon Valley 的天使基金,反觀香港的天使基金投資者,大部份都需要要求創業者提供一年的收支報表,單靠 Idea 獲得投資的公司近乎「零」,而且這些天使還會理所當然地詢問:「我投資於房地產可確保回報,風險又低,為什麼要投資在你的想法之上?」這是一位天使跟筆者說的。

假如 Google 在港創業、將不會成功

可見大部份天使基金在香港又是一個怪胎,完全癲倒了天使基金的原意。天使基金/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之所以被稱為天使,是因為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她們的出現猶如一名天使般,照顧著初創企業的小小意念,因此天使基金本身風險絕對十分極之高,但同時換來的回報亦可以很高。就像 Google 創業初期,在未有搜尋引擎的概念之下,假如在香港說服這群所謂的天使,我想基本上沒有可能取得投資,事關她們推出第一個搜尋引擎時,根本完全不能想像到一個強而有效的商業模式,而且初期更完全沒有收入,更遑論提供收支數據。

同樣地,開發應用,尤其是一款獨立應用往往十分需要投資(請注意:投資金額小於 200 萬港元的,其實說不上投資),在香港單憑這一大部份的異端天使,就想能培養出像美國 Silicon Valley 般的成功傑作,簡直天方夜譚;平心而論,在內地的天使基金其實亦遠比香港做得好,而且內地政府大力推動創新科研,所換來的除了有些抄襲的傑作之外,卻真的會出現了一小部份令人喜出望外的創新及創意產品;反觀香港在這方面真的不太足夠。

其實天使基金的想法並沒有錯,事關作為投資者當然希望能投資一些風險低且高回報的項目,而在香港要盡享這兩大好處,莫過於投放在房地產,吸引力勝過科研及創新科技,所以只可怪香港這地方已成為唯利是圖之地;還會憑理想出發、真正希望推動香港發展的投資者,已寥寥可數。

為什麼香港科研不成功?

按此瀏覽 - 來自地獄的天使:為什麼 Google 在港創業、失敗機會甚高?

按此瀏覽 - 靠接客維生:業界反映開發自家手機應用「難以生存」

本站 MeWe Page - Apple User Club 正式成立!網站、FB 不會說的內容都會在 MeWe 說!

限免已完結?不想錯過重大限免應用,可下載《限時情報王》 App 或以 Telegram 追蹤 NewMobilelife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