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Jobs 跟年青人說的 3 個故事(3) – 關於死亡

今天,很榮幸來到各位從世界上最好的學校之一畢業的畢業典禮上。我從來沒從大學畢業過,說實話,這是我離大學畢業最近的一刻。

今天,我只說三個故事,不談大道理,三個故事就好。

我的第三個故事,是關於死亡。

當我17歲時,我讀到一則格言,好像是「把每一天都當成生命的最後一天,你就會輕鬆自在。」這對我影響深遠。在過去33年裏,我每天早上都會照鏡自問:「如果今天是此生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甚麼?」

 

每當我連續太多天都得到一個「沒事做」的答案時,我就知道必須有所改變, 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中面臨重大決定時,所用過最重要的方法。因為幾乎每件事的期望、名聲、失敗和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提醒自己快死了,是使我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裏最好的方法。人生來無物,死亦如是,沒理由不能順心而為。

 

一年前,我被診斷患癌症。我在早上7時半作斷層掃瞄,發現胰臟有一個腫瘤,我當時連胰臟是甚麼都不知道。醫生告訴我,幾乎可以確定是一種不治之症,估計我大概活不到三至六個月了。

 

醫生建議我回家,好好跟親人聚一聚,這是醫生對臨終病人的標準建議。

那代表你要在幾個月內把你將來十年想跟小孩講的話講完。

那代表你要把每件事情搞定,家人才會輕鬆。

那代表你要跟人說再見了。

 

我整天想著那個診斷結果,那天晚上做了一次切片,從喉嚨伸入一個內窺鏡,穿過胃進入腸,將探針伸進胰臟,取了一些腫瘤細胞出來。

 

我打了鎮靜劑,不醒人事,我老婆則在身邊。她後來跟我說,當醫生用顯微鏡看過那些細胞後,他們都哭了,因為那是非常少見的一種胰臟癌,可以手術治好。所以我接受了手術,康復了。

 

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我希望那會是未來幾十年內最接近的一次。

 

經歷此事後,我比以前想像死亡時,更肯定地告訴你們:沒有人想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著上天堂。但是死亡是我們的終點,沒有人逃得過。這是註定的,因為死亡很可能就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是生命交替的媒介,送走老人,給新生代開出道路。

 

現在你們是新生代,但是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逐漸變老,被送出人生的舞台。抱歉講得這麼戲劇化,但是這是真的。

 

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裏。不要被教條局限,盲從教條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的結果裏。不要讓別人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聲音。最重要的,是擁有追隨自己內心與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成為甚麼樣的人,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

 

在我年輕時,有本神奇的雜誌叫 《Whole Earth Catalog》,當年這可算是我們的經典讀物。那是一位住在離這不遠的 Menlo Park 的 Stewart Brand發行的,他把雜誌辦得很有詩意。

 

那是 1960年代末期,個人電腦還沒出現,所有內容都是以打字機、剪刀跟相機做出來的。雜誌內容有點像印在紙上的平面 Google,在Google 出現之前35年就有了:這本雜誌很有理想,充滿新奇、偉大的見解。

 

Stewart 跟他的團隊出版了好幾期的《Whole Earth Catalog》,然後很自然地,最後出了停刊號。當時是 1970 年代中期,我正是你們這個年齡的時候。在停刊號的封底,有張清晨鄉間小路的照片,那種你四處搭便車冒險旅行時會經過的鄉間小路。在照片下印了行小字: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NewMobileLife 站長,夢想是打造一個有影響力的網上媒體,建立強大的團隊為讀者奮鬥,提供最新、最好的資訊給大家!